尹国驹出狱 《濠江风云》经典影评集

时间:2021-04-13阅读量:370
尹国驹出狱《濠江风云》经典影评集《濠江风云》是一部由邓衍成执导,任达华 / 郭可盈 / 方中信主演的一部犯罪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濠江风云》影评(一):风云起燃我英雄意  自已出钱拍自己 很牛逼的一个人物   任达华演黑

《濠江风云》是一部由邓衍成执导,任达华/郭可盈/方中信主演的一部犯罪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影评,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濠江风云》影评(一):风云起燃我英雄意

自已出钱拍自己很牛逼的一个人物

任达华演黑帮很有味道尤其演一些大佬类角色味道十足

女主郭可盈太丑了

90年代明星出演的古惑仔都是相当有看头的

《濠江风云》影评(二):江

这部电影就像一条江。

上游,从山上奔流直下,气势磅礴,势不可挡。

中游,容纳百川,沉稳大气,胸中自有气象万千。

下游,无可奈何,匆匆改道入海。

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

《濠江风云》影评(三):尹国驹的个人自传性电影——《濠江风云》

黑帮老大投资为自己拍传记电影,说实话,光这点就还让人觉得不是一般人。不过有点戏剧化的是,这部电影后来也成为他从事黑社会的罪证之一了。不过能留下这么一部电影,我觉得被抓也值了!

因为是自己投资拍的,难免有点美化黑帮,不过本片的演员阵容倒是很强大。古惑仔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些个配角就不提了,光是主演就是两魅力型男任达华和方中信,还有蔡少芬和郭可盈这两位TVB当家花旦的加盟,那啥——影帝郑则仕就更不用提了。

所以本片的可看性还是很强的,无论是演员还是情节都不错,任达华这个老大的角色倒是不怎么考验演技,所以演起来估计是非常得心应手的,最后当郭可盈扮演的记者问他有没有感到空虚和孤独过时,那个眼神还是很传神的。方中信扮演的阿廖倒是亮点很多,他的原型应该是尹国驹的军师石永祥,此人是死于一次街头刺杀。片中当他带病前往摩罗炳处离间他和司警那段很是精彩。

《濠江风云》影评(四):澳门黑帮老大尹国驹自传式电影

开头黑帮老大尹国驹的独白:

认识摩罗炳多久了10多年了今年是91年10多年啦

剧情需要不打不行打到1999年也要打

我看过地道战平原游击队不管他又什么阴谋我都要跟他打游击战

爱好:

在道上混的早把生死置之度外要是前怕狼后怕虎的不拼命谁怕你啊

会让人上瘾的东西我绝不会碰因为随时要准备作战状态最多去跳跳舞

我没什么嗜好,就是爱赌钱,最倒霉的一次,就是连输11把

爱好说完了接着就尹国驹故事真正的开始:

小廖:老板,赢大钱了是不是?赏点钱花吧。100,?拿去买香吧,拿200去买船票。吃碗面吧

小李:很容易赢,很容易赢,很容易赢顿饭啊。下注吧。。。买的大赢的大。。。开,A、A、K,通吃,对不起。。。下注吧,来来来

尹国驹:在道上混,一定要狠,就算被打掉牙,砍断手,也要继续打下去,想扬名立万只有1个办法,就是比其他人更凶,终于打出名堂来了,他们还封了我们个绰号,七小福

3人与程龙开战:

石岐柱:听说你最近冒起来了

程龙:人没什么特别,但总是常常拿着8、9点。。。怎么样

赌局胜利势力增大,与摩罗炳对立:

国豪:做事冷静,有耐性,叫他做任何事,很快就能做好

大洪:勇往直前,总会让你惊喜

盏鬼:他的驾驶技术是否和他吹嘘的那样就不得而知了,说到泡妞的本事他可是第一

摩罗炳:果然高大威猛,英俊不凡,做小混混有点可惜,做小白脸保准合适啊,我年纪比你大,你做我干弟弟老

尹国驹:不好意思,我老大早死光了

摩罗炳:嘴巴这么臭,刚吃过大便啊。璨叔,洋妞我没有兴趣,我比较喜欢你嘴巴

正式开战,小廖绝症

摩罗炳派杀手却被反杀

尹国驹设计击败摩罗炳

总结:剧情比较老套,几个反角演的真得不错,程龙与摩罗炳天生就是演坏人的料,最后反败为胜的计谋有点假,万一杀手不打身体打头呢,尹国驹不就真死了么,这一段肯定为杜撰出来美化自己,而最大疑问则是他们赌的到底是什么,什么8输9,常常有

《濠江风云》影评(五):看《濠江风云》说阿廖

《濠江风云》我看了两次,第一次看还不认识方中信,中场就看不下去而放弃。岂知方sir的重头戏在後头,与他失之交臂。

我对《杀破狼》任达华扮演的陈国忠非常著迷,甚至不亚於正角甄子丹。可是看《濠江风云》他扮澳门老大崩牙巨志得意满的样子,我却找不到他在《杀破狼》中的吸引力。

《濠江风云》是自传式的电影,有点像纪录片。开场是崩牙巨的访谈,就像新闻报导,大量街头火拼砍杀的镜头令人很不舒服。节奏又不如《险角》乾净俐落能一下子吸引住观众。看了一半便觉不知所云而放弃。

第二遍是冲著方中信看的,睁大了眼睛在混乱的镜头中寻找他的身影。一开始,方中信看起来只是崩牙巨的手下之一,如果不是特别留意方中信,我一定连他角色名字都记不住。直到撑过半场,随著崩牙巨和摩罗炳开战,整个电影的主線才真正浮现,阿廖这个角色也鲜明起来。结尾阿廖三言两语就骗得摩罗炳射杀司警,才拍案叫绝,觉得值回票价。《濠江风云》确是佳作,只是慢热了些,精采在後头,千万耐著性子往下看。其中最精采的人物,不是崩牙巨,而是阿廖。

阿廖第一次在镜头中出现,是崩牙巨志得意满的在卡拉OK唱《男儿当自强》,镜头扫过而已。接下来记者单独访问巨哥的重要手下,阿廖是其中之一,才算正式出场。这些人平时砍人不眨眼,对镜头讲话却有些靦腆,阿廖的回答虽然不特别抢眼,细看仍相当有这个角色的特性。他看来精神不好,此时他应该已经病了,不久就发现了鼻咽癌。访谈中阿廖言词不多,但多智如阿廖绝非靦腆,这只是他一贯的深藏不露。

阿廖早年即已展现他的非凡智谋,当他们从警局出来遭对手围杀,是阿廖有先见之明,事先安排後援才得已顺利逃走。大势已去之时,也是阿廖一记回马枪杀个对方措手不及才反败为胜。连对手龙哥都说“崩牙巨与阿廖一文一武名不虚传”。

阿廖鲜少像其他黑道一般大吼大叫。每当大事来临,崩牙巨的其他手下吵吵嚷嚷争先恐後的出主意时,阿廖往往一言不发,而崩牙巨下决定前总会先问“廖仔,你怎么看?”而阿廖总能给出最正确的意见。

若以为阿廖只是出谋画策的军师就错了,事实上他能文能武,早年也是砍人不眨眼的狠角色,後来小弟多了,才转到幕後运筹帷幄。即使患了绝症,他仍能单枪匹马摸进敌营老巢乾净俐落的干掉对方的大将。

接下来阿巨被暗杀,阿廖面临帮派土崩瓦解的危机,不得不拖著病体主持大局。谁知一切是计,电影中最精采的一场好戏,莫过於阿廖三言两语挑拨摩罗炳杀死司警一段,即便崩牙巨诈死的一切早已安排妥当,最後关头阿廖的心理战仍是成败关键,阿廖掌握了摩罗炳的多疑与司警的惊惧心理,再营造出了大军压境与司警包围的压力,三言两语就就摩罗炳引入陷阱中,这一段方Sir的表情和语气拿捏的非常精准,简直可以媲美骂死王朗的诸葛亮。

阿廖在摩罗炳离开澳门,江山底定的一刻,再度病发倒下,不论是否能救活,都只能等日子了。崩牙巨得到了江山,却失去了妻子和最好的兄弟。

比起主角任达华黑道大哥的霸气,阿廖能文能武粗细兼备又短命悲剧的角色其实更容易赢得观众的青睬。其实方Sir所扮演的角色,不论黑道白道、正经搞笑,常常以来都给人“精英(elite)”才有的自信与专业,彷佛只要有他在,一切都可以搞定。有人说他近年成了“有钱人专业户”,常常演有钱人,个人认为并不贴切,方sir应该是“精英专业户”。从诡计安(险角)、财技高手曹永康(都市情缘)、商业钜子蒙战(特区大亨)、费云帆、外科医生温子谦(冥约)、广告人韦福荣(花样中年)、Patric(每天爱你八小时)、金牌经理人梁德华(驳命老公追老婆)、《惊心动魄》中的优秀研究员、《正将》中的一流骗子,再加上他扮演的各种警察、消防员、乃至黑道杀手的角色,往往都是各行各业中的翘楚。

另,此片的编剧黄浩华就是《少年包青天》和《少年包青天3》的编剧,导演邓衍成是前阵子很红的央视《陆小凤传奇》的导演。

《濠江风云》影评(六):野性江湖

自己出资拍自己的自传,Sorry,有钱真系可以为所欲为的,但老实说,制作还是很严谨的,演技派的加持,投资了1400万,人和车等物资的庞大,据说是真真正正的古惑仔,场面确实够威。

再从故事和拍摄手法来看,以人物自白开始,再用回忆与新闻记者采访的现实交会,足见编剧与导演功力。

不过我觉得有些夸张成分,不知道是不是真实或投资人只是想彰显自己的威风,实在不得而知了。例如一个大赌场居然没有人挡住一队人大摇大摆的进来砍人,实在看得我有点喷饭。

演员贡献了教科书般的演技,方中信和任达华一整部电影都是燃烧的演技,加上真正黑社会来演绎黑社会,还有一些不错的独白。结局有点无语,叱咤风云的大哥居然这么蠢。

最后这部电影成为了证物,说实话我觉得有点作死,不过尹国驹2012年被刑满释放,一改作风,低调隐世做人。

事已至此,希望有个好结局吧!

《濠江风云》影评(七):澳門黑幫歷史

黑社會在澳門歷史悠久,早在十九世紀便告存在。及至一九五六年香港政府將一批黑社會頭目遞解出境,部分人員來到澳門設舵,先後成立十四K,和安樂及和勝義等組織,勢力日壯,迅速取代了當地原有的幫會。

澳門近十年來腥風血雨,各大黑幫廝殺場面司空見慣。但在八十年代以前,澳門并沒有黑社會問題,澳門只是個寧靜的小島,民風簡樸,路不拾遺是常見之事,與今天風雲色變的殺戮戰場有天壤之別。那時的澳門人若在香港被盤問,通通不會報單位,而是報「馬交」(澳門的英文譯音),只要是「馬交」來的就自然團結一致。大抵在暴動前,澳門黑幫以右派為重,受台灣節制。暴動後,右派勢力被掃地出門,澳門勢力平衡產生巨大變化。

七十年代,何鴻燊率先引入香港社團,劉駒亦帶人馬到葡京保安,這是香港勢力入侵賭場之始。跟著馬交馮(「崩牙駒」之師祖)在澳門崛起,後來更進軍香港,他在社團界亦很有地位。其後何鴻燊與葉漢反面,雙方大鬥法,鬥爭漸趨白熱化。後來,葉漢自覺已失權,於是宣佈退休,接著自立門戶經營賽馬車會。此時何鴻燊起用「大家姐」(某位過氣影星的媽媽),負責保安,收攬大圈幫,勢力日漸龐大,自此澳門開始多黑幫仇殺。及至葉漢經營賽馬車會嚴重虧損,賣盤收場,這一埸黑道爭霸才告一段落。

一九八八年,澳門葡京開了破天荒的疊碼仔及包廳經營機制,引起翻天覆地的軒然大波。由於涉及龐大利潤,黑幫中人為爭賭廳承包權益,不絕火併,明廝暗殺,無日無之,治安日益動盪失控,傷亡數字驚人,直到澳門回歸前,情況依然無法控制。

新一輩的黑道爭霸戰由「街市偉」揭開序幕。「街市偉」原為香港通輯犯,因潛逃至菲律賓搞賭有聲有色,被引薦至澳門開始承包賭廳事業。當時,14K霸王「摩頂平」在澳門呼風喚雨,兩人初時合作無間,後來鬧不和,爆發生死戰。「摩頂平」被告涉嫌謀殺案時,「崩牙駒」出面指證,乘機拉其下馬,因為有功,「街市偉」於是大力扶植「崩牙駒」火迅上位。

九五年,「街市偉」、「崩牙駒」、「水房賴」等人為壟斷賭場疊碼仔的龐大利益,不惜和香港黑幫大激鬥,最後成功擊退對手。相傳「灣仔之虎」在澳門被殺亦和賭場利益有關。及至後來,「崩牙駒」羽翼漸豐,「街市偉」亦漸感威脅,當日的兄弟「水房賴」終於和「崩牙駒」反目開戰,澳門自此成為昏天暗地的殺戮戰場。

今天,澳門最龐大的黑社會組織當為十四K及水房,其次是勝義及大圈,一九九五年香港新義安及和勝和企圖過江插旗,向疊馬利益分一口羹,觸發激烈對抗,澳門四大幫會也因此合組四聯公司,全面備戰,幾番磨擦因過江猛龍終壓不住地頭之蛇,香港黑幫無功而退。

崩牙豹傳奇

尹國駒綽號「崩牙駒」,1955年出生,今年45歲,家境貧窮,5兄弟姊妹中排行老大,父為自來水廠的口喉匠,崩牙駒自幼就流連街頭,與江湖人物為伍。他在勞工子弟學校讀到二年級就輟學,到六國酒樓做「點心仔」,之後與街童朋友結黨,以炒「黃牛飛」為生。

為了「做生意」,尹國駒拜入「黑仔華」門下,與一群兄弟在澳門沙梨頭區搵食,並開始有點名氣,成為名副其實的「陀地」,他們一班兄弟更號稱「七小福」,又進行賣白粉生意,再轉到賭場作「扒仔」博取客人貼士,這時的崩牙駒只有20多歲。

30歲出頭後,尹開始成為黑幫小頭目,在賭場經營小規模的「放數」生意,並不斷應收門生,尤其是學生哥,期間他多次被仇家追殺,並經常進出監獄「小住」。

89年與「街市偉」聯手趕走江湖大佬「摩頂平」,獲「疊碼」肥缺,之後數年由於財雄而開始勢大,及後勢力超越黑仔華,成為澳門黑幫頭目之一。95年尹與澳門其他黑幫組成「四聯幫」,以力阻香港幫會渡江搵食,此時尹與街市偉關係破裂,雙方互下追殺令,澳門腥風血雨年代正式開始。

在中方多方施壓下,澳門政府終在92年下令通緝崩牙駒,他也曾一度「著草」到東南亞,街市偉和水房賴馬上勢大,力圖瓜分尹的地盤,澳門黑暗的幫會仇殺不斷發生。其後通緝令突被撤銷,尹國駒返澳十分高調,又拍自傳式電影,又攪演唱會,並接受外國傳媒訪問,風頭一時無兩,相反仇家街市偉等則全部退縮,尹並開始與澳門治安單位磨擦,98年5月司警一哥白德安坐駕被炸,尹立刻被捕拘押。8個月後,11月23日終於被法庭判入獄15年,刑滿出獄時已是60歲的老人。

港澳黑幫關係

以前澳門最大的黑幫派系---勝義,這十幾年來在澳門的勢力仍然存在,但在香港已無當年的活躍。大致上,香港和澳門的黑幫字頭(單位)大多相同,例如澳門的四聯幫(水房、勝義、14K等),在香港亦存在,但港澳兩地的幫派大多是彼此獨立存在,沒有隸屬關繫。

若論社團中港澳兩地之間的關係,和安樂的兩地關係最為密切,因為基本上領導班子是一致的。其他單位只是看在大家是同門的關係,偶爾會互相支持,但始終以利益為先決條件。一般來說,社團間若有衝突,要聯合其他幫派施以援手,主要看個別頭領的利害關害或對抗矛盾的根源,再臨時組合。

可能是港澳社團成員最多的14K(崩牙駒所屬的幫派),即使在香港本土,亦分門分派,幫派里各分字堆,互不服從,關係最為疏遠。港澳雙方組織的個別頭領雖然來往頻密,但沒有從屬關係,香港的組織更不能指揮澳門組織。

總的來說,港澳黑幫各自為政,界線分明。香港新義安的向氏兄弟經營澳門金域酒店內的賭場,亦從來沒有引入香港的勢力。坊間以為向氏企圖進侵澳門賭場,最後失敗而回,這完全是誤解,向氏因為回歸在即早已不想涉及江湖恩怨,後來反而是新義安的新紮大佬陳耀興,意圖帶人入澳門支援水房,所以才造成後來與澳門14K的衝突。

澳門的社團和大陸單位關係密切,崩牙駒曾得公安部分人士支持,尤其在珠江三角洲一帶,勢力尤其龐大。

澳門黑幫與賭場「疊碼」制度

澳門今天的腥風血雨與澳門賭場的經營方式有莫大關連。

為了令賭客多賭一些,所有賭場都會賒數給賭客,賒數固然有風險,但賭場可賺到賭客所有輸掉的錢,若賭客不認賬,賭場可以告賭客,拉斯維加斯就是採用這種作法。

澳門賭場專營權由澳門娛樂公司獨有,旗下有10個賭場,行政大權一直在何鴻燊家族手中。為了減少賭場的風險,何鴻燊想出一方法﹕將賭廳推出競投,批給價高的廳主承包,由各廳主幫娛樂公司包銷籌碼和搵賭客,廳主在賺取回傭(約百分之十幾)的同時,亦承擔了賭客不認賬的風險,而娛樂公司的收入亦可保穩定。

賭廳制度是這樣的︰賭客參加賭圍,用現金或賒賬形式向賭廳換來「泥碼」,由賭廳包食包住。所謂「泥碼」,即不可兌換為現金的「死碼」,賭客要將「泥碼」放在賭桌上賭一次,嬴了才可轉為「現金碼」。原則上,賭客嬴了錢,應以現金再換「泥碼」,才重新下注,否則賭廳就少了回傭可賺,於是由現金轉換為「泥碼」,通常可多換幾個巴仙。

賭場上有些大客,嬴了錢懶得再去換「泥碼」,索性以「現金碼」放在賭桌上再下注。於是,另一龐大行業--「疊碼」--因而產生。有一班人專在賭場門口等待,一有大客到,即貼身跟著服侍,客人一嬴到「現金碼」,他們即代轉為「泥碼」,從而賺取中間的傭金。回傭最高有百分之二點幾。換言之,若大客賭一千萬,「疊碼仔」即可從中賺取廿五萬。

由於「疊碼仔」利潤驚人,各大黑幫因而坐大,娛樂公司為了「平衡利益」,加入多道黑幫勢力,但也造成了黑幫之間的矛盾。近年,各黑幫頭子,如「崩牙駒」、「水房賴」、「街市偉」等,陸續成為廳主,加入爭奪戰,各幫各派之間的利益衝突日益白熱化。最近生意下降,各大黑幫更互相廝殺,但求取得對方的地盤。澳門近年屢次仇殺,皆緣於「疊碼」制度,而「疊碼」這一獨特產物,正是造成澳門治安敗壞的主因。

《濠江风云》影评(八):出狱后的“崩牙驹”,江湖还在?

出狱后的“崩牙驹”,江湖还在?

不少澳门人或许仍然记得,13年前被捕时,尹国驹狠狠地瞪着司警“一哥”白德安,这一瞬间的照片被广为流传(尹国驹被捕的当天,白德安的座驾被炸)。这个曾被标签化的黑道首领,如今从他的眼中似乎已看不到当年的那种眼神。

曾经吒吒风云、在澳门街闻名丧胆的江湖霸王“崩牙驹”,在服刑12年后,最近有消息传他将获得提早年多出狱,最快在下月重获自由,并誓言再战江湖,召集手下归队,积极部署进军赌业,令回归后太平盛世的“濠赌业”生态现暗涌。

离去前,记者问:“有人说你会影响澳门治安,你怎样看?”尹国驹当即给予了否认,说“没有必要”,“没有去搞事,怎会有事?”

外号“崩牙驹”的尹国驹,57岁。1999年,尹国驹被裁定领导和指挥黑社会、放高利贷、洗黑钱、拥有军火及非法赌博等罪名成立。

他曾投资自传式电影《濠江风云》,由任达华主演。还接受美国《时代》周刊专访,被称为澳葡末期的“教父”。与尹同案入狱人员均已出狱,其中陈月波上周因涉买凶杀人被捕,陈曾任尹手下“军师”角色。

十余载一晃铁窗梦,崩牙驹出狱了,江湖还是他的吗?

黑道人物能否真正漂白?

李国峰(博彩业贵宾厅厅主,化名):澳门太小了,在博彩业做过十余二十年的人都能写出曾经14K、水房、胜和、大圈等主要人员的名单。虽然,他们早已大隐于市。在那个鱼龙混杂、兵荒马乱的年代,即便没有斩鸡头、割指滴血、加入黑社会,很多人也难免有过刀光剑影,追逐过灰色利润。

但黑的能完全洗成白的吗?不能。那些帮派曾经的核心人物,至今都不能如同清白正统商人一样,走进公众视野,参与公共事务。

昔日“大佬”出狱江湖已翻过一页

澳门黑道头目尹国驹(外号“崩牙驹”)前日出狱。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片江湖里的人物,但这却不再是他最清楚的那片江湖。

出狱后,夜里乘车过海,他会第一次感觉澳门像座荡漾在海上的城市。13年前他叱咤风云的葡京,而今几乎是澳门半岛最不显眼的霓虹。

约万名叠码仔能带来万亿的赌额。他们个个认识崩牙驹,尹国驹却对他们的面孔如此陌生。

江湖已变迁到黄色、暴力的新闻标题,勾不起街角人们的眼球。

就在他出狱前,一本刊有《我有品牌大把机会》文章的八卦刊物,在数小时内卖空。

江湖传闻的关键词———贵宾厅

粤澳两地牌车,向南驶过拱北口岸,奔上友谊马路,直线过海。15分钟就到了路氹。刚入夜,一路的高楼霓虹倒映在海面,澳门像座荡漾在海上的城市。

李国峰(化名)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南都记者第一眼完全没发觉。

这是一家大赌场的门口。远处的报摊还未收档,是一名客人询问当天的《壹周刊》。“中午就卖光了,全澳都没,明早过来吧。要不看这个。”报贩指着《东周刊》说。

前者的标题是“崩牙驹出狱前宣言:我有品牌大把机会”,后者是“秘密招兵,出册前断臂,头号军师被捕,粤港澳万警赶绝”。

尹国驹出狱前一周。南都记者约访等待的这位大佬,一名“厅主”。上世纪90年代至今,在尹国驹的江湖传闻里,神秘的“贵宾厅”一直是关键词。

李国峰不比街头任一个中年男人起眼。点头之后,入大堂,电梯前的西装革履们弯腰说,“李生”。出电梯,入贵宾厅,又是数声“李生”入耳。

如同超级巨大的总统套房,只是没有床,十余赌台散落在不同区域、房间。单次下注最高200万澳元(下同),要入包房起步价需赌500万。

里面一间门上写着“勿入”,20多平方,无赌桌。李国峰坐在沙发上,助手拿过一沓文件。“澳门好小,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八卦写不到的,没有秘密。”他边看边说,“只有私隐和传言。”

“贵宾厅好简单,你也可以来做。一个赌台一个月两三亿,能有人来赌两三亿就行。”

具体承包价码,需厅主与博彩企业谈,厅主只抽营业额的提成。助手补充说,博企若熟悉你可以稍降低承包价,但一旦没大客来赌,厅主亏不起只能走人。

特区政府对博彩中介人(贵宾厅)准照,有严格规定和审查。若在外资赌场做中介人,“还要再加拉斯维加斯那套标准,查你十八代。不准犯罪。澳门很国际化的,没有黑社会。”李国峰看完文件,用夸张的口吻说。

窗外的霓虹世界中,新世界酒店显得矮小。但在上世纪90年代,它曾因AK47扫射名声大震。老板“街市伟”是尹国驹江湖大战中核心人物之一。

今年7月,“街市伟”就餐时遭袭,酒店客人遇到不明分子骚扰。“街市伟”与其伴侣陈美欢,双方人员互指耍黑社会,前者还悬赏千万缉凶。

对此,李国峰很不以为然。他抱怨说,自己的事情都搞不掂,“这种耍古惑的行为,不应出现在澳门。”

80年代新名词唤起江湖

总有许多理由让李国峰往返于珠澳。空闲的时候,他会让司机兜过北区。车窗外的旧楼,让他想起往事。

现当代史上,内地的数次动荡,都有许多人口涌入澳门。他们集聚在与珠海接壤的北区,成为最低贱廉价的劳动力。

这里的学校,今天依然以“坊众”、“劳工”、“菜农”等冠名。距中区的葡文学校不到10公里。但在70年代,少年李国峰觉得遥不可及。

街童们常厮混,他们穿梭于黄包车、报摊、工厂等,课余寻点工钱。打一次架,能聚拢几个伙伴。慢慢升级为打劫、收赃、爆窃。打出名堂,会被大佬看上,收陀地(保护费)。

逞一时快感,跟了某个大佬,可能日后会被称为黑社会。

最初心里并无帮派归属感,只在乎跟了哪个大佬,有吃、有玩。刚入道的小混混眼中,能在赌场混的似乎都是大佬。

赌场的进客,比起炒黄牛、陀地,要轻松许多。

他们在赌场陪着客人,周到伺候,赢了索要打赏,输了让老大介绍放数(高利贷)。

少年尹国驹从劳工子弟学校辍学,曾因贩毒入狱。从十几岁混到二十多岁,他才被推荐进赌场。在上世纪80年代,尹收小弟、占地盘、放高利贷,逐渐在14K站稳脚跟。

和所有人一样,当时的李国峰也没料到,一个赌业新名词会唤起前所未有的动力。

澳葡政府的思路是以华治华。何鸿燊的澳门娱乐公司垄断赌业,他招揽有能力经营赌业的人,并支付酬劳。江湖成员多占据着边缘利益,如高利贷、保护场子、黄、毒等。

上世纪80年代末,六旬的赌业能人林凤娥向何鸿燊建议,用泥码。这种死筹码不可兑换现金,需经赌台下注,才能换成现金码。

进客们于是在客人和账房穿梭,不断将客人赢来的现金码换成泥码,供其再下注。他们总是捧着一沓沓的筹码猛跑,被唤做叠码仔。

泥码和现金码之间的价差,刺激着叠码仔的积极性。但对于赌客,两者几乎无异。

林凤娥后来又建议,以购买泥码承包赌厅。赌桌上的博彩仍是澳娱运作,厅主揽客并打点其他边缘利益。

林老太太今天健在,坊间称其“大姐”。她是港星罗文、沈殿霞的干妈,她的儿子、媳妇相继为澳门议员。媳妇陈美仪还兼任珠海政协常委,曾经参与协调着珠海的士牌事宜。

赌客们从赌厅购买泥码,厅主旋即再向澳娱买泥码,资金循环达至承包额度。综合其利润、风险、成本,显然胜过毒品、淫业等犯罪行当。

1988年澳门的赌厅、叠码仔制度,让港澳台东南亚的江湖人士红了眼。

坊间又称之为“以赌治赌”,各方皆欢。澳娱少了许多经营管理麻烦。重要的是客人多了,澳娱销出泥码多了,澳葡政府收税多了,厅主也赚多了。

但政府对新名词的监管几乎真空,全交给江湖。

澳门拉开暴利汹涌的序幕,成了冒险家的极乐之地,如同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滩。

那时澳门的客源主要是香港人,其次是台湾、东南亚人。港澳黑帮起初上演的是同城化。

现任香港14K三名掌门人之一的胡须勇回忆说,那时带着小弟奔赴澳门,是淘金之旅。同叫14K,港澳之间并无隶属关系。

尹国驹曾包下舞厅追求一名香港女星,喊上胡须勇,给了颗药丸。尹扔入嘴,胡吞下半颗,然而尹张嘴时药丸在舌尖。

尹的古惑、手腕、凶狠,窥见一斑。竞争赌厅承包权时,少不了打点边缘利益的江湖能力。而尹几乎自成一派。与“黑仔华”争、摩顶平争,扩大自己的赌厅。

李国峰不喜欢看黑帮电影,包括《濠江风云》、《古惑仔》。“电影都很浮夸,现实中古惑仔都避着警察。光因个人一心想垄断,就江湖大乱,岂不是自私?垄断本身也不现实。”

那到底是为什么?他总结说,“搵食艰难。”

澳门大学博彩研究所所长冯家超认为,黑帮争斗的大环境是经济差,赌客减少。

1995年有这种趋势时,澳门黑帮想把香港的厅主们赶走,抢到更多的赌厅话事权。尹国驹与四大黑帮组成四联公司,与香港对抗。胡须勇后来回忆,不愿卷入纷争,回到香港,仍和这几派维持着平衡关系。

在跟我数天的接触中,李国峰总是避开黑帮事件具体的话题。他谈话之余,会愣下,之后再说,“为什么会有黑,就是因为不够亮。”“时势造英雄,好像都是注定的。”

回归后,澳门贵宾厅界,曾出现相似的

警匪那时“相知但不相识”

关于1996-1998年澳门黑帮大战的巅峰岁月,成为李国峰交谈中的禁区。尤其是几大主角的关系、经历。至多是酒后兴起,说曾和大名鼎鼎的某某着避弹衣的情景云云。

亚洲金融风暴,赌厅生意日益下滑。一个大佬手下一串古惑仔,钱不够花。

“若是公司就裁员,可黑社会讲义气。”冯家超分析说。各种不可避免的摩擦纷至沓来。

曾作为澳门特区议员的郑康乐,做过30多年庄荷,他形容的最简单摩擦如下———

A厅的大客找A派古惑仔借了1000万,输了200万,一脸晦气上厕所后出去透气。走几步看到B厅气氛不错,大客全然不知B厅是B派的,又输了500万。若是经济好,还好商量,而今僧多粥少。双方谈判,都有道理,斗狠无用。大佬喊出4个字“拉马,开片!”

两帮人手持开山刀,冲到普京乐宫餐厅。差人做嘢(警察执法),全部拉到警局,次日又都放了。

这种毫无休止的摩擦,把帮派斗争引向白热化。加之澳葡即将离去,撒手不管,将澳门定为不设防的城市。

而治安恶化又导致赌收下降,似乎陷入一个暴力死循环的电子程序。

再有威望的人也协调不了。尹国驹大显身手,黑道枭雄,霸气外漏。

暴力抵达高潮时,俨然武装冲突。有香港记者回忆,包下酒店客房,24小时听电台,有做战地记者的感觉。

警方、澳葡、各大黑帮、大圈帮、外地黑帮……各种力量混杂其中。口耳相传,各种暴力事件幕后的权谋论精彩绝伦。如同《三国志》演撰为《三国演义》。

但是今天,这里的《三国志》已刻藏于历史人物的脑海。十数载一晃而过,仍只有尹国驹站在演义的浪尖。

现任香港14K三名掌门人之一的胡须勇,曾劝尹国驹低调。

尹投资自传式电影《濠江风云》,由任达华主演。还接受美国的《时代》和《新闻周刊》采访,被称澳葡末期的“教父”。

“阿驹走着走着,可能真以为自己是教父了,他以为霸到了就会是自己的。都是被你们传媒害的。”在李国峰的世界里,有着另一套逻辑。

Gabinete(化名)在回归前后均在警方工作,曾任首席刑事侦查员,现已退休。尹国驹被捕的当天,司警一哥白德安的座驾被炸。Gabinete听到消息的第一感觉是,大件事,完全乱了。

全文http://www.hege8.com/963.html

《濠江风云》影评(九):崩牙驹传

童年

生长在穷苦人家的崩牙驹,小学二年级辍学后,就在街头发出狠劲,朝着表面风光的江湖路进发。

一九五五年的春天,与香港隔海相望的小城澳门,仍旧经历着经济不景的严寒,在新桥区青草街一间小房子内,尹家的头一胎男婴出世了。

尹家的家主,原是中山市坦洲人士,来澳谋生后在自来水厂找到了一份安定的工作,虽然收入微薄,但亦勉强可以养妻活儿。

这个长子被取名为国驹,夫妇对他都寄以厚望,但尹国驹长大后,竟然成为了澳门黑道史上最叱咤风云的人物。

●小二辍学当小工

才十岁的尹国驹,已开始感到生活上的压力,弟妹一个跟一个的出世,他在劳工子弟学校读到小二后终于辍了学。

当时的尹国驹并非贪玩离开学校,而是因为在六国酒楼找到了一份点心小工,开始帮补家计,工作之余亦开始与附近街童混上了。

到了十五岁,他终于捱不住酒楼工的辛苦,开始联群结党干起炒卖黄牛戏票的勾当。

●做黄牛党赚钱

在当时来说,黄牛党是偏门生意,尹国驹一班童党就因为争地盘与其它小帮会发生过不少冲突,他由于体格结实,已成为党内的小大哥。

开始踏足江湖路,赚来的钱亦令家中环境改善了。十六岁,他托人买了一部绵羊仔,四出练车,由于为人好胜,一次失事,一只门牙就此报销,被同伴谑称为崩牙仔。想不到这个花名,却在九十年代的澳门,叫人闻名丧胆。

■入会

崩牙驹入会不久,差点丧了命。

崩牙驹涉足江湖,结识的同道朋友愈来愈多,当时,在旅游胜地大三巴附近的三巴仔,是澳门黑帮经常出没的地方。崩牙驹就是在这里,结识了14K的小头目黑仔华。

有了帮会撑腰,崩牙驹亦开始蜕变,真真正正地踏入黑道,他除了炒黄牛,大部分时间在沙梨头一带盘据,收赃、爆窃成为了每日的例行公事,并且打出了名堂。

●七个小魔童

崩牙驹与其它帮会少年,有时亦会共同进退,他们除了各自为本身的帮会办事,自己也有时做私帮买卖,这班小魔童窥准一些贩夫走卒好赌的心理,在街头巷尾摆设「三公」档,当然也是些骗人伎俩。

「有七个人作核心。除崩牙驹,还有水房赖、张氏三兄弟、耀仔(后来成为水房赖的姊夫)同白板仔,合称『七小福』,后来加入的人亦愈来愈多。」

●妻离弟丧

廿来岁,崩牙驹遇上了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但诞下第一个儿子后就分手了。感情失败对他来说没什幺大不了,但最令他伤感的,却是亲弟国良之死。

在崩牙驹未进入赌场赚钱前,原来亦一度沾手毒品市场,他知道这门路的生意必须缜密进行,就起用了自己的亲弟弟国良。但贩毒之余,国良却染上了毒瘾,最后因注射过量毒品死亡。这个沉重打击,令崩牙驹放弃毒品,转到赌场发展。

●步入赌场做初哥

崩牙驹的大佬黑仔华,在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向赌场的纠察高层靠拢,凭关系,崩牙驹亦踏入赌场,但只是当一些小闲角,向赢钱的赌客索取打赏。赌场内还有另一盘生意,就是放数。初露头角的崩牙驹,对此亦垂涎欲滴,但却遇到了厉害的对手,这个人便是水房帮的大哥「肥仔坤」。崩牙驹初生之犊,终于碰撞了这头盘据多年的「大老虎」。崩牙驹控制赌场的迭码利益,向所有赌场的迭码仔抽取佣金,每天就进账二百多万元,他说这是互惠互利。

●坐监

碍于黑仔华的情面,肥仔坤明招不出,背后却暗箭连连,令崩牙驹一度入狱。

「肥仔坤串通一名妓女,冤枉崩牙驹逼良为娼,使他被判入狱半年。出来没多久,又遇到另一个强敌,差点无命。」

八六年初,崩牙驹在赌场放数,已是帮中的小头目,亦同时招收了一批好勇斗狠的手下,但却被老牌黑帮功乐人马偷袭。

「那年九月底,阿驹饮早茶,被十几人狂斩,幸好有个司警在附近开枪制止,但阿驹都被斩成重伤,现在他的右手都不灵活。」一名14k小头目说。

●石岐嘟

死过翻生,崩牙驹仍强悍无惧,但树立的敌人亦愈来愈多。

两年后,肥仔坤再出阴招,借澳门七彩饭店老板被斩血案,暗中叫人顶证崩牙驹亲自带队斩人,结果他被押入市牢半年后才无罪获释。

但这次险受牢狱之灾,却令他认识了一个人,这就是当日将他拘捕的司警石岐嘟,此人后来成为他的契爷。

同时,崩牙驹亦遇上了生命中第二个女人Anna,为他开枝散叶。

■出位

崩牙驹冒死将黑霸王摩顶平拉下马,终于出位。

一九八八年,澳门赌场开始了一个破天荒的制度,就是沿用至今的迭码仔运作机制。在这个机制运作之前,葡京赌场其实已产生微妙变化。这改变来自于一个人,他就是香港14K大哥「街市伟」。在整个九十年代,他亦与崩牙驹结下了不解之恩怨情仇,最后以生命互搏,两人的不和,绽出的火花亦燃烧了澳门整个黑道。

●超级金手指

崩牙驹知道这位超级大哥得罪不起,正感犹疑,契爷石岐嘟却从旁加了一把劲。

在摩顶平被缺席审判的情况下,崩牙驹就以知情者身分出庭,绘形绘声地力指摩顶平就是凶案的幕后黑手,摩顶平从此开始了流亡生涯,不敢踏足澳门。

●迭码猪笼入水

崩牙驹一手将这个黑道巨人拉下了马,开始了他另一阶段的江湖路。

而当年与崩牙驹同捞同煲的「七小福」,亦在这段时间全面分裂。

「七小福」的耀仔(水房赖的姊夫)因病去世,临终时嘱咐水房赖及崩牙驹日后要携手合作,切勿刀尖相对。因当年耀仔曾为他顶过罪,入过狱,恩人的遗言,阿驹亦一口答应。已是水房小头目的阿赖,获崩牙驹引荐进入赌场迭码。

至于张氏三兄弟及白板仔,由于拜入摩顶平门下,大佬被崩牙驹所害,所以一直怀恨在心,彼此各不相干。

●死过翻生搞地产

虽然有街市伟撑腰,但崩牙驹的仇敌仍向他不断狙杀,八九年底他在葡京乐宫美食中心被两枪手袭击,子弹射中玻璃改变方向,逃出了鬼门关。

大难不死,他亦趁九○、九一年澳门的地产潮兴起,赚了一大笔,但却因此与「黑仔华」翻了脸。

「地产热潮,澳门的地产发展商都想收旧楼重建,黑仔华和他争食,各自出动手下有计划重建旧区『落钉』。「兄弟」两人就因为同争一个地盘,崩牙驹被命令让路,他一怒之下从此就各走各路。

●疑涉「杀虎案」

崩牙驹的契爷石岐嘟,就在这段时间与他过往甚密,契爷契仔合力打天下。

在九三年底,澳门发生了一件震惊港、澳黑道的大事,据一些知情人士说,事件可能亦涉及他们这一对「活宝贝」。

「九三年底澳门大赛车,新义安湾仔之虎陈耀兴(电影古惑仔陈浩南原型,),此人高大英俊,无所畏惧,由于被14K怀疑带人来澳门支援水房帮,赛车后在帝豪酒店庆功,一出门口车就被三个电单车杀手枪杀。

湾仔之虎陈耀兴,赛车前数日因涉嫌在港买凶枪杀14K堂主黄朗维(大导演黄百年的堂弟,涉嫌梅艳芳打耳光事件),所以被复仇。陈耀兴死后,其2个女友出资为其拍自传湾仔之虎之醉生梦死,并请任达华担任主演

一些知情人士怀疑与石岐嘟及崩牙驹有关。虽然当时司警方面有怀疑,但因证据不足,而石岐嘟势力亦大,所以没有动他。

●四联驱逐新义安(古惑仔的洪兴社原型)

九五年期间,崩牙驹与水房赖两位难兄难弟开始想垄断赌场迭码的庞大利益,但遇到了香港黑帮新义安的顽抗。

触发两地黑帮对抗的,是位于仔君怡酒店的赌场之争,在九五年尾,向氏兄弟(向华强向华胜)正在斟盘与大陆势力合作搞君怡赌场,但崩牙驹却要分一杯羹。

当时赌王左右做人难,有人在君怡酒店外放炸弹,并且与澳门的四大帮会合组四联公司,公然与香港帮会对抗。

最后赌场开不成,冲突才告一段落。

也算是赌场得意情场失意,他第二任妻子Anna挟了三千万元走了

●两大天王赴濠江

九六年,崩牙驹在澳门大搞慈善演唱会,邀来了四大天王的张学友及刘德华濠江演出,成为了一时盛事。而他亦开始以商人自居,风流成性的崩牙驹,此时亦搭上了亚姐杨爱贞,向她猛追力捧。

而与香港黑帮冲突的第二浪,也在这时开始,和胜和因在赌场与崩牙驹手下争夺迭码利益,连月被14K急攻猛打,伤了十多人,终于扯白旗全面撤回香港。

●处心积虑一统江湖

经此两役,崩牙驹处心积虑,要建立一个属于澳门人的地下世界,而与他合作多年的幕后老板街市伟,亦感到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崩牙驹极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当年令他进退维谷的摩顶平。

表面上,两人亦没有正面冲突,但其实已暗中作出部署。

●兄弟开战

部署归部署,但摆在眼前的大战,已经迫近眉睫,对头人竟是由细玩到大的水房赖。水房赖与崩牙驹,多年来均为街市伟当前锋,但由于街市伟对崩牙驹已有戒心,就暗中进行分化。虽然双方战战停停,并无人命损失,但再打下去,崩牙驹已察觉情况并不简单。

●要杀崩牙驹

在此危急关头,双方都在国内班马增强势力,崩牙驹一直在老家坦洲招收手下,其中不少是受过军训的人,俗称「番薯兵」;水房赖也工于心计,在下斗门亦有不少杀手,双方的冲突一度在珠海与中山蔓延。

除了明刀明枪,水房方面亦出动了建立了多年的「黄气」(警方势力)及赌场稽察科的势力,向崩牙驹左右夹击,亦引起博彩监察司司长布理路被14K人马伏击枪伤的轩然大波。

「司警以司长白德安为首,全力围剿14K人马,而14K就索性打游击。」

■逃亡

九七年的六月,离香港回归只一个月,澳门司警发出通缉令,透过国际刑警全球通缉崩牙驹及14K的高层人员。

在此之前,崩牙驹已经悄悄地离开澳门这个热锅似的战场,转赴欧洲匿藏,继续指挥手下与水房赖及街市伟开战。

与他为敌的水房赖,见势头不对,亦离澳暂避,只余下街市伟死守在仔的新世纪酒店,因为酒店内的新赌厅即将开幕。当然,他亦加强了随身保镳,不少蓄平头装的黑衣大汉都贴身守护在身旁,酒店内外亦五步一站,十步一岗,还出动受过训的犬只巡逻,气氛凝重。

●枪战

14K人马自崩牙驹在海外遥控后,亦开始了游击战略,敌明我暗,将水房杀得措手不及。九七年七月廿九日凌晨,离新世纪赌厅开幕前三日,AK47的枪声终于在酒店前响起了。

凌晨三时,两辆载枪手的汽车慢慢地驶到酒店门前,在车头位置的枪手,将AK47的枪管伸出车窗,朝大门一排又一排的子弹乱扫。流弹打伤了一名保安及两名外籍游客。

这次机枪扫酒店,令澳门名噪一时,不少国家都将澳门列为高危地区,劝谕本国游客,非不得已,不要踏足这个东方蒙地卡罗。

●截断财路

除了真枪实弹示威,崩牙驹亦使出了另一撒手,派出手下向街市伟名下的钻石厅当「门神」,大凡进出的赌客均被恐吓,要他们往别的赌厅去,否则手下无情。如此一来,街市伟的赌场生意大幅滑落,加上经济不景,澳门又成了恐怖战场,赌业更加雪上加霜。

街市伟及水房处于下风,在外的崩牙驹却洋洋得意。

街市伟见自己处于被动,司警虽然四出拘捕14K行动组成员,但由于他们已放弃赌场迭码活动,一时三刻也找他们不到,为防大本营再遭遇袭,于是向香港的帮会班兵支持。

●三大黑帮赴澳增援

此番前往与崩牙驹对抗的,正是新义安与和胜和及14K人马。

三大帮会此番赴会,除了有食有住,也是希望街市伟将崩牙驹打败后,能够在澳门赌场占回一席位置。

但一天又一天的过去,14K再未有动作,三百多名外援兵团却坐食山崩,最后被迫撤退。屯兵不见效果,也不能找到崩牙驹的影,街市伟只好再出招,这次是透过他的大陆关系,希望将相信是匿藏在广东省内的崩牙驹一镬熟。

「九七年八月,省公安厅接到台山公安局一封通缉令,话崩牙驹、石岐嘟同豪仔(崩牙驹的左右手)涉及当地一宗毒品案,要求省方面全面通缉。」一位知情人士说。

通缉令发出后,省公安厅派珠海及中山一带公安拘捕澳门14K人马,当时就有近百人被捕。

但崩牙驹也是有办法之人,他透过国内关系,查悉事件是由对头策划,于是作出反攻,签发虚假通缉令的一名公安人员最后被扣查。

●无后顾之忧

双方招来招往后,崩牙驹再遣出手下在澳门各大街小巷散发印有街市伟照片的单张,指他就是黑帮大战的幕后黑手,实行打心理战。

也由于搞得太凶,不少赌业人士都希望两帮人平息干戈,江湖亦传出消息,若有人能将事件摆平,可得二百万赏金。

「解铃还须系铃人,结果一名赌业钜子出面做和事佬,向澳督进言,并承诺停战后各帮派在赌场的利益分摊,终于停火。」知情人士说。

崩牙驹知道战略成功,而在离澳期间,手下曾发生内哄,亦急于返澳整顿。澳门的通缉令在十月底撤销后,十一月中,崩牙驹不声不响地回到了澳门。

■疯狂

崩牙驹回到濠江,竟然令澳门居民有新的希望,不少市民见他独个儿驾总统型号的豪华房车,挟震耳欲聋的汽车音响,在澳门的大街小巷中穿来插去,这都显示,杀戮连场的黑帮大战已经过去了。

一向趾高气扬的崩牙驹,不单打了胜仗,还获得葡京万豪赌厅、凯悦酒店赌厅及回力一个赌厅的经营权,连街市伟在假日酒店的钻石厅亦要转手到他的名下,可说是全面胜利。

但这名大赢家对过去一年所发生的血腥事件,恩恩怨怨却避而不谈,似乎要遵守一项承诺。

●拍戏开party

暗地里,他却在蠢蠢欲动,忙于拍电影《濠江风云》,也是他的电影自传。戏中的内容差不多是讲述了他半生的「英雄史」,在澳门拍摄期间更是数百马仔出动充当临记,甚至在仔大桥逆线行车,令人感觉到在澳门,他才是真正主人。

「除拍戏,第一件事就是同杨爱贞搞个百万豪华生日party,广邀港、澳黑白两道人物到贺,连记者都请了,真是搞到全澳轰动。」崩牙驹的一个友人说。

反观街市伟,每日只能躲在新世纪酒店内不见天日,谁强谁弱,已经一目了然。

在逃亡期间呆得久了,崩牙驹回澳后亦过足了赌瘾,亦试过一日输掉了一亿二千万元,但由于财源滚滚,输掉了也若无其事。

上帝要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国际传媒来访

在九八年的三月底,一向不接受传媒专访的崩牙驹,罕有地接受了两本国际性杂志《时代》及《新闻周刊》的访问。「Brokentooth」的名字成为国际级人物。

《新闻周刊》洋记者访问他的时候,就带记者穿梭于酒楼、葡京赌场大门、仔豪华大宅,并招呼到旗下的万豪赌厅高调地拍照,一派舍我其谁的气概。

说到他的敌人,崩牙驹竟毫不掩饰说:「请他们去旅行罗……不会再返。」

每个晚上,崩牙驹就在自己开设的「重量级」disco内狂舞,大批马仔驹哥前驹哥后的叫个不停,人彷佛就在云霄里

但物极必反,虽然其它黑势力奈何他不得,但他的死敌,司警司长白德安登时看不过眼,着人将访问稿译成葡文,亲自跑到澳督府参他一本,之后司警方面亦密密部署,准备一举剿灭崩牙驹。

●司警一哥大怒

刚愈合的伤口亦开始被慢慢撕裂,但崩牙驹依然故我,不停地接受访问,连远在英国的传媒,也搭路赴澳门找他。

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崩牙驹知道宿敌白德安有可能再向他开刀,14K中人亦作出了部署,看来誓要除去眼中钉而后快。

此时的崩牙驹,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

■灭亡

由于临近澳门回归大陆,中国政府也积极配合打击澳门黑帮在广东的势力。“崩牙驹”不甘失败,“十四K”竟频繁袭击澳门政府官员,从4月份开始,澳门土地工务运输司高级主管慕拉士的住宅遭袭击,文化司主任施利华被摩托车枪手狙击受伤,博彩司检察厅厅长马发诗后脑中枪身亡……澳门一年之内血案再次屡屡发生,黑帮更在1999年澳门五一节庆典用汽车炸弹攻击澳门警务司长白德安,此后5月8日凌晨开始,澳门突发20宗纵火烧车和投掷燃烧弹案,袭击目标包括警察总部和澳督府。最终“十四K”在两地政府的弹压打击下土崩瓦解,“崩牙驹”也落狱,被判7项罪名成立,监禁13年6个月不得保释。曾经凶悍一时的大佬“BrokenTooth”由此谢幕。

上一篇:中国蓝盔观后感 《中国蓝盔》经典观后感10篇下一篇:超越界限的爱 《超越边界》经典观后感10篇
关键词:
影评风云经典

热门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