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和男朋友嘿嘿 我和男友的第一次,发生在大学寝室(上篇)

时间:2021-04-29阅读量:1023
第一次和男朋友嘿嘿我和男友的第一次,发生在大学寝室(上篇)作者:觉醒者   有基调粉丝真实故事分享   攀枝花——知道这个城市的人不太多,去过的人更少,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它在中国的什么位置。对于这个城市的居民来讲,它就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富足而悠闲。这座北离成都749公里、南距昆明351公里的城市,位

作者:觉醒者

有基调粉丝真实故事分享

攀枝花——知道这个城市的人不太多,去过的人更少,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它在中国的什么位置。对于这个城市的居民来讲,它就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富足而悠闲。这座北离成都749公里、南距昆明351公里的城市,位于云南四川的交界处、成昆铁路的中段、云贵高原的边缘、攀西大裂谷的尽头,金沙江从它的脚下滚滚东去。那片土地见证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和一份最真挚的情感。

1

2003年秋天我踏上了这片土地,在夜色退却的晨曦我渐渐看清楚了它的面容,出了火车站,在报刊亭上买了份地图,仔细寻找我大学录取通知书上学校的位置,然后在地图的角落找到了它—XX学院。那一年,我19岁。

攀枝花这座城市不算繁华,甚至有些颓废的感觉,以至于到了市中心广场后还以为自己在郊区。

出租车左拐右转,然后上了一个几乎90度的坡道,我当时写遗书的心都有了,要是突然车子故障,我就得直接从后窗掉下去了,终于到了平坦的地方,眼前一片青草地,好大的足球场,车子拐弯,一闪而过,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几个字:XXX第三中学。

接着一阵颠簸然后又是上坡,终于……终于……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见到了我们学校的大门,眩晕了0.5秒后,我付了车钱下车,连我们高中的校门都不如,拖着我的皮箱走在坡度依旧的校园路上,恨不得突然从上面下来一车,直接撞死我算了。

接下来办理入学手续,见到了我们的辅导员,长得那叫一个过目难忘,而且还是一女的,此后四年里,我见到她四次,每年开学报道的时候,其他时间不是她忙就是我忙。

我拿着收据去后勤处安排宿舍,我第一个宿舍是九号楼,刚建起来的,从外面看那叫一个气派,我拿了钥匙几乎是颤抖着双手打开了寝室门,啊!没人!

四个床位,四张桌子,四个凳子,四个柜子……太不吉利了。

接着打扫卫生、冲凉,说到冲凉,攀枝花的气候当年那叫一个好,比昆明差不了多少,一年到头都用凉水冲凉,而且从来不用风扇,后来似乎是二滩水电站的原因,攀枝花才有了季节的感觉。

第一个室友来的时候,我正在睡午觉,被他吵醒后,他抱歉的用普通话给我道歉,我发誓他的普通话那叫一个汗,仅凭口音判断我想他应该来自火星,要不就是木星,反正不是地球的语言,然后我告诉他我是四川人能听懂四川话,结果他讲四川话更让我疑惑他来自四川郊区?我头晕啊,晕着晕着就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夜色已经笼罩了这个城市,窗外一片漆黑。

再见到我室友的时候,他提着一大包衣服从门口进来,问我:“学校没有澡堂吗?”

我摇摇头说:“我也是新生哦。”

然后我问他:“你叫什么?”

“陈A,你呢?”他反问我。

“徐Q,以后叫我小Q好了。”我回答他。

然后他凑上来问我:“你真是四川人?”

“嗯。”

“四川哪里的?”他接着问

“XX。”

“怎么看你也不像四川人,长得不像,说话不像……”

我问他:“四川人难道从外表能看出来吗?”

他点头:“嗯。”

第二天一早,当我冲完凉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我终于知道四川人是从外表可以看出来的了。

一个瘦瘦的,个头不高,身材比例超棒,眉清目秀的男孩子站在了寝室里。新来的室友,他叫赵Z,他准确定义了四川男人的一切,我毕业后在外漂的时候,一听到四川人几个字,他的样子就在脑海里出现。他一进宿舍就开始摆弄他的电脑,然后去后勤处开户上网,终于在晚上10点过一大半的时候,他的电脑可以上网了,当他喝着可乐鼓捣着游戏的时候,电停了,学校每天晚上11点准时关灯,“啊”他的叫声在漆黑的夜里悲惨而又绝望,我想他失去第一次的时候应该很夸张吧。结果是一个月后,我们搬宿舍,这次他没叫,而是泪眼婆娑,一个被生活强奸的人不懂得反抗就只有好好享受,他学会了享受,痛苦中寻找乐趣。

最后一个室友的到来,已经是开学后一周了,那天,我第二节课没下课就从后门溜了出去,在楼梯口碰到系主任,他问我:“怎么现在就走了?你哪个班的?”我狂汗,然后告诉他:“我第一节才有课,我刚刚在自习呢。”“哦。”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然后冲向宿舍。

一路狂奔,到了宿舍门口,手里拿着钥匙还在不停地抖。

那两小子都还在上课,门怎么开着,难道……

我猛的一脚踢开门,“啊!你……”门后面站着一个人,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指着我。

“对不起啊!”我赶紧道歉。

“不过你是谁啊?”我问他。

他的手从从额头上拿开,我看清了他的样子.直挺挺的鼻子,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尤其是他的睫毛,很漂亮。一个标准的帅哥。只是额头上一片红色,貌似还有血。

“惨了……”

“你谁啊!”突然他大声吼道

“我……我……我住这个宿舍?”我小声回答他。

“哦,我叫谭X,你呢?”他嘟着嘴对我说。

“徐Q,对了,你怎么今天才来啊?”

“在成都买不到车票,在同学那里呆了几天。”

“你怎么没去上课?”他一边照镜子一边问我。

“早上没课!”我骗他。

“是逃课吧!我查了课程表了,嘿嘿,刚进学校就逃课,不怕我举报你?”

不等我回答他继续说:“如果你现在请我吃饭,我可以不举报你,而且……”

他凑到我面前把头发撩起来:“我受伤了,你要负责!”

“你保证不公报私仇?”我问他。

“唧唧歪歪,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你是不是男人啊?”他不耐烦了

“要不要我掏给你看啊?”我回他。

他从凳子上跳起来指着我:“你……你敢掏我就敢看。”

我慢慢的把手伸向裤子,从裤兜里把身份证掏了出来,递给他。

“你……”他指着我,脸都变红了。

“这年头啊,人的思想怎么这么下流啊,不就证明一下自己是男人吗?至于想到其他地方去吗?不过,你的思维方式我蛮欣赏的哦……”我回过头去,他装死躺在床上。

我们一起坐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他的额头上已经贴了一张创可贴了。

“你以后不要逃课了,不然毕业证都拿不到。”

“嗯,知道了,明天要开始军训了。”

“啊!我头好晕,我要去医院做检查,你明天帮我给系里说一下……”

“听说军训不过关,到时候要把档案退回原学校的哦。”

他闷闷地吃晚饭,然后说“明天你帮我打饭,还有帮我洗衣服。”

我白他一眼:“你贵姓啊?”

他靠过来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我的饭卡办不了,而且我现在受伤了。”

“打饭没问题,洗衣服……我也不会。”

“那你的脏衣服怎么办?”他继续问我

“我都送洗衣店的。”

“你太奢侈了,真不会洗?”

我点头。

“那好,明天我教你,不过你要把我的衣服一起洗了。”

吃过午饭回到宿舍的时候,赵Z和陈A已经回来了,大家相互认识后,赵Z开始给宿舍每个人给烟,我不会,他说男人不抽烟真是没意思,于是我接下了,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别有用心,在我学会抽烟而且戒不掉的时候,他已经不买烟了,因为我身上一定是有烟的。

下午没课,班长把第二天军训要用的东西分发到各个寝室,我换了衣服,站在镜子前,嗯,感觉良好。谭X换好衣服后,站到我旁边,对着镜子傻笑,那叫一个帅。我把手伸进衣兜里,摸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祝你军训愉快,0X级,XXX”。

晚上吃饭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放NBA,陈A怎么也不出去,后来才发现除了中央5台,他不会看其他台的,而且以为他不仅篮球感兴趣,对足球、乒乓球、羽毛球、网球甚至高尔夫球都兴趣十足,实在没球类比赛的时候,他居然连“拳王争霸赛”都不放过。赵Z忙着玩魔兽也不去了,晚饭就我和谭X一起去吃的,吃饭的时候碰到班长,她居然穿着军装跑到饭堂吃饭,回头率那叫一个高,要是再漂亮点,我想回头率更高,她问我军装领了没有,我说领了,然后问起谭X,我说今天刚来的,她恍然大悟的样子:“哦,辅导员有给我说过,你就是谭X啊,明天集合的时候大家认识一下”然后问谭X要了电话说是方便通知集体活动,我说:“班长,好像你也没有我的电话哦”她尴尬的记下我们两人的电话,连饭都没打就回宿舍了。

吃完饭我们俩人没回宿舍,在学校里逛,走到第一教学楼前的时候,我接到小奇的电话,我坐在教学楼前的花台上,听他说新学校的一切,谭X在旁边抽烟,偶尔对小奇提到我们学校的时候,谭X都在一边笑,这时候,谭X把一只烟放到我嘴里,然后掏出打火机,给我点烟,因为当时不会吸烟,他点了半天也没点着,末了,他把烟从我嘴里拿出来,含在自己嘴里,点着后又放回我嘴里。熏得我睁不开眼睛,我赶紧把烟从嘴巴拿出来,然后找了个借口挂了小奇的电话,看见谭X独自在旁边玩手机,看了看手中的烟,慢慢放进嘴里,狠狠吸了一口,“咳、咳……”眼泪都出来了,不知道是烟熏的,还是其他。

远处,夕阳的余晖斜泻在这片苍茫的土地上,整个城市被一种明亮的金黄色笼罩着,我们坐在花台上聊天,具体说的什么我已经忘记了,只记得,回去宿舍之前,天已经黑了,城市的灯光映印着远山的轮廓,谭X把头靠在我肩上,良久说到:“我们回去吧”。

5

第二天早上很早就起床了,和谭X跑到足球场的时候,到处都是人,好半天才找到班上的其他人,这里班长刚给其他人介绍谭X,几辆军车开到了足球场中央,人群四散,从车上跳下来一群军人,迅速的集合列队,高亢整齐的报数声彼此起伏,四周掌声雷动还夹杂着喝彩声音。接着,一个肩上有几颗星的的军官快步跑到观礼台上,大声喝道:“XX学院03级新生军训现在开始,各系人员迅速集合!”

“请学校各位领导、老师、各社团成员退出军训场地。”几分钟过后,场地上就只剩下新生和参加军训的人员了,就这样,台上那位军官再没多说一句话,笔直的站着,其他士兵也笔直的站着,我们也站着,9月的攀枝花天气还算凉爽,可是在太阳底下,还真不是那么好受的,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有人开始小声说话,有人开始靠在其他人身上,更有人开始蹲下了。

“立正”猛地一声大喝,所有人都站直了,我站在谭X后面,他的手一直就没停过,一会挠着一会摸那,偶尔转过头来看着我偷笑。突然方队队长跑到他面前“你,出列!”

其他方队前面也站了不少的人,终于当我打算装晕的时候,可以开始休息了。

谭X跑了回来,一脸的羞涩的埋怨“都是你,怎么老是往我脖子里吹气啊。”

我一脸无辜:“我哪里有啊。”

之后的半个月,我们每天都站军姿,走正步,每天早上6点集合,晚上9点训练完毕,中间吃饭的时候,还不准穿军装去食堂,忙碌而充实。我和谭X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我们的教官是云南人,那叫一个黑,当看见一排雪白的牙齿的时候那他一定在笑(有点夸张)。军训最后几天,开始下起雨来,原本以为可以取消军训,谁知道,教官说:“就是下刀子你也得给我站着”雨从白天下到晚上,回到宿舍的时候,脱下湿漉漉的衣服挂在阳台上倒头就睡,那几天老是头晕。第二天一起来,衣服还没干透又穿上去训练场。

很多人倒下了,更多的人倒下了,我们的眼睛开始模糊,下大雨淋的,终于我也要倒下了,突然前面伸出一只手来,拉住我的衣角,模糊中,我看到一个背影,坚毅而刚强的站在我前面,很久很久,我的眼里就只有这个背影,雨越来越大,我眼里的背影却越来越清晰,有那么一刻,我想过永远。

终于熬到了最后一天,我的额头一直发烫,虽然在食堂喝了姜水,也吃了药,但是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走完最后一次正步的时候,大家开始拍照留影,在细雨中聆听教官的教诲,有人开始哭泣,当军车再次驶入球场的时候,哭声、叫喊声淹没了喇叭里的军乐声。我颓然坐在地上,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再见,教官,再见我的军旅生活。

6

我把军装洗干净晾干后,放了一张纸条在衣服兜里,上面写着“祝你军训愉快!03级XX系XXX”。

之后两天我一直躺在床上,这期间,赵Z继续玩他的魔兽,陈A继续看他的电视,谭X每天帮我打饭、洗衣服、帮我拿药,晚上关灯后他怕我着凉就跟我挤在一张床上,抱着我睡觉,然后两人聊自己的过去,聊自己以前的女朋友,然后他问我和女朋友最亲密的接触是什么?

“接吻。”我回答。

他小声问我:“真的?没其他的?”

“没有,你呢?”

“嘿嘿,我%…%¥#”他贴着我的耳朵悄声道。

“就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到最后一步了呢?”

“总比你强,接吻而已……-”

说着他把头靠近我,然后迅速的在我的嘴唇上亲了一下,我愣了一下。然后两人都没有说话,黑夜中我能听到我的心跳,我想了很多,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军训时他的背影,他吃饭的样子,他走路的样子,难道我爱上他了?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床上了,赵Z一边玩游戏一边笑我:“你老公给你买早餐去了。”

我骂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他笑道:“昨天你们俩抱着睡觉了?”

我极力否认:“哪里有?”

还好当时陈A不在,我敲他脑袋:“不许胡说。”

他说:“我昨天晚上上厕所的时候看到了啊,谭X也承认抱着你睡觉了。”

我一世的清白……

我刷牙的时候他又跑到我身边,小声说:“不过你们两个道是挺合适的?”

“合适什么?”

“SIZE啊。”

“咳……咳……你个王八蛋%*¥#@”

他溜进洗手间。我洗脸的时候,把头埋在水里,我想我在做什么?为什么我心里会有高兴的感觉。

谭X回来看到我在洗脸,他跑到我旁边悄悄对着我耳朵说:“你怎么洗了啊?”

“什么?”

“我给你的吻啊。”他跑开了。

我把头埋到水里很久,直到憋不住的时候才抬起头来,镜子里的我气喘吁吁、脸色苍白。

7

吃完早餐,看了一下课程表,10点钟有课,拿了书本,独自走了出去,谭×跟了上来。

“你怎么不等我啊?生气了?”他问我。

“没有啊,只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只是什么?”他追问。

“没什么。”

“那你也要等我啊,我刚来都不知道教室在哪里?”他继续说。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的法律基础我也是第一次上啊,二教在哪里啊……”

到了二教,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教室,看见有人过来:“你好,师兄,请问二×××教室在哪里啊?”

那人看了我们两一眼:“我带你们去了。”

上楼,左拐,再左拐,然后不……终于找到了:“谢谢你啊师兄。”

那人站在门口:“不用,快去找座位吧。”然后他径直走上了讲台。我和谭×坐下后,那人开始讲话了:“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法律基础老师,我叫李××,现在大家开始自我介绍一下,我点到名字的同学请起立……”我的头好晕。

不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李××对我还是很好的,至少让我的法律基础顺利过关,后来有一次他问我:“我就那么不成熟吗?叫我师兄?”

“还不是老师你显年轻,我当时看你跟我差不多大啊。”

他呵呵的笑,看来不只是女人喜欢别人说她年轻,男人也不例外。

下课的时候,班长跑到跟前来:“徐Q,谭×,星期五晚上学校组织迎新晚会,你们要去啊,要点名的,还有每人交一篇军训感受,星期三交给我。”

然后她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谭×啊,我们系足球队现在缺人,你高中不是校足球的吗,可以去报名啊。”

谭×点头:“嗯,我会去看的。”

然后他转过头来看我:“你呢?有没有准备报个什么团体啊。”

“再说。”

第二天陪谭×去报了名,队长是大三的师兄,叫什么我忘记了只是他经常会来寝室叫谭×训练,他们每周一、三、五训练,队长发给谭×一套白色球衣,21号。

星期三早上我起来的时候,谭×的床已经没人在了,我才想起来他训练去了,赵Z说:“你属什么的啊,这么能睡?”

我没理他,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叫我一起去图书馆,我说:“你今天不玩游戏了?”

“我就是再想玩也要先把军训感受先完成了啊。”

我和他两人一人买了瓶可乐往图书馆走去,学校开始大规模的修建新建筑,图书馆也是刚建起不久,后面的湖还在蓄水,分析测试中心外面的高架还没拆,学校会堂的顶棚还没加固,在图书馆门口居然看到有人卖菜……

在报刊室,我拿了当天的报纸,和赵Z找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下,他看了我一眼:“你不写军训感受了?”

“早呢!等会写”我看着当天的新闻,其中有一篇是介绍“××温泉”的。我问赵Z:“知道‘××温泉’吗?”

他回答:“听说过。”

“要不哪天有时间我们去?”

他白我一眼:“跟你去,没兴趣,要是有个漂亮MM……”

我开始写我的军训感受,我发誓当时就只是想什么就写什么,结果在周五的迎新晚会上,我从系主任手上接过了“军训征文比赛三等奖”的荣誉证书,而且当时我穿着拖鞋,我下来一脸后悔的坐在谭×旁苦着脸对周围的同学说:“早说有奖励啊,不然也不至于拿个三等奖啊。”引来嘘声一片。只有谭×无比真诚的看着我说:“我相信”。

晚会结束班长要我请吃饭,我问她:“为什么?”

她清清嗓子:“我们系总共四个专业,十二个班,总共五百多人,你这次能拿到第三名,是我们班的荣誉,本来作为学生应该勤俭节约,但是为了表彰你的……我和辅导员商量了一下,决定奖励你三百块作为奖励。”

“终于说到重点了。”谭×在一旁小声嘀咕。

班长没理他接着说:“还有,你可以加入我们学校文学社啊,他们的社长我认识哦……”

我打断她的话:“班长,明天我请你吃饭,然后文学社的事我会考虑的。”

8

星期六,我请班长去吃肯德基,她问我怎么没叫谭×,我说一大早就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然后我小心翼翼的问她:“你是不是喜欢他?”

她红着脸说:“才没有,他那么……”

“那么什么?”我问她。

“没什么?”她继续问我关于谭×的问题,当她问我谭×喜欢吃什么的时候,我一楞,我还真不知道。

这时候,谭×打电话给我,问我在哪里,我说请班长吃饭呢,他在电话那头“哦”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听得出来他有些失望。

我和班长坐在二楼,望着窗外的广场,我问她:“你男朋友呢?”

她瞪我一眼:“才入学几天啊,我可没那么随便。”

她马上很感兴趣的凑上来:“你女朋友呢?”

我回她:“难道我很随便吗?”

“那谭×呢?”她马上又问。

“你怎么不去问他自己?”

她不再说话,无聊的看着窗外,良久叫我陪她逛街,我问她我有什么好处,她说帮我找个女朋友。

“好!”

不过一个小时后我就后悔了,她真能逛啊,从商业街到××阳光,然后到电影院。最后到了××园的时候我已经走不动了,手里提着两包东西坐在长椅上抗议,这时候,旁边的小贩要过来兜售风车,班长买了一个,说送给我的……

回到宿舍的时候赵Z一个人在玩游戏,我问他其他人呢?

他说陈A去亲戚家了,谭×去其他宿舍打牌去了。

我躺在床上看电视,地方电影频道正在放《泰坦尼克号》,重新再看这部片子的感觉和十年前感觉截然不同,当看到露丝从救生艇上跳上轮船时,我有些感动。结尾听着苏格兰风笛声渐渐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有人在推我,我睁开眼睛,一片漆黑,已经关灯了,我看看时间已经12点过了。谭×正坐在我床边。

“你还不睡觉?”我问他。

“我打牌赢了,起来请你喝酒。”他晃晃手中的啤酒瓶。

“我好累的,你叫他们吧。”

“陈A去亲戚家了,赵Z去网吧通宵去了,我叫谁去呢?”他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我迷迷糊糊的坐着。突然后背好凉,他把啤酒瓶放在我背上,我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本来今天打算请你吃饭的,结果你这么没良心,跑去和别人吃饭。”

我拿了凳子到阳台,他把酒搬了出来,两个人对坐着,他递给我一瓶酒:“祝贺你。”

我笑道:“谢谢,本来今天叫你一起去的,早上起来没见到你人。”

“你以为我干什么去了?”说着他从书桌上拿来一个纸袋,递给我,我打开后是军训时拍的照片,接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了照片上的我穿着军装无力的靠着谭×努力的微笑着。

那天晚上我们喝完了一整箱啤酒,我不记得怎么到床上的,只是夜里起来上洗手间的时候,我发现谭×倒在我身边,我把被子盖在他身上,然后倒在他的床上,望着他,很久很久,突然我起来,站在他面前,慢慢蹲下去,仔细看着他的脸,良久,却始终没有勇气吻下去。

暗涌

9

第二天一早接到林的电话,他是我高中的朋友,比我矮一届,他问我攀枝花怎么样,他也想来这边,好像是他有亲戚在这里,然后我告诉他自己的对这座城市的感觉,最后他说明年他也要考到这边来。

挂了电话,我叫谭×起床,他眼睛半张开看着我,突然猛的把我拉到床上,紧紧的抱着我,渐渐的把头埋到我的脖子,他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夹杂了很浓的酒味,他在吻我,我的脖子传来阵阵的冰凉,一直延续到我的嘴角,突然开始不安起来,心中的恐惧迅速占满了每个角落,我用力推开他,跑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站在下面,好冷,我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谭×正在刷牙,他望了我一眼,又继续刷牙。打开赵Z的电脑开始看新闻,眼角却瞟着谭×,他刷完牙后,去了洗手间,我赶紧跑过去刷牙,然后又坐在电脑前,突然看到赵Z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支,这次没有被呛到,反而觉得有些惬意。

谭×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问我要不要出去吃东西,我说不用了,他自己出门去了,望着宿舍的门,我独自发呆。过了一会,赵Z回来了,他说他要睡觉要我不要把声音弄太大,我干脆把电脑关了,换了鞋,走到外面去,好温暖的阳光,校园里人很少,因为是周末,很多人都逛街去了,宿舍前的走廊里是艺术系学生的写生,几个人在那里摆弄着自己的作品。

体育馆里学校羽毛球队正在训练,我坐在球馆后的阶梯上,看着空荡荡的校园,突然觉得失败,挫折感顿时让我茫然。仿佛生活失去了目标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好学习?或则拿60分走人?还是其他?又或者我怎么面对这几年的大学生活?心烦意乱。

正在这时候谭×打电话过来,问我在哪里,他有话跟我说。我当时很是烦躁,一想到他就更头痛,于是我忍住心中的不快对他说:“我现在不在学校,等我回去后再说。”他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我挂了电话。

10

临近中午的时候独自去食堂吃饭,突然想到谭×,他的饭卡还没有办理,拿出电话却又忍住没有打给他,班长头发都没梳理就坐到了我面前,旁边着班上另外一位女同学,她一开口就说:“上次你陪我逛街,我答应给你找的女朋友。”然后她指着旁边的女同学。

“班长,你不是想加入活动团体吗,我看不必了。”

她扑闪了两只没洗干净的眼睛问我:“为什么?”

“你干脆自己在学校办个男女速配中心,你自己做老大。”

旁边那位女同学也积极的起哄,还说顺便可以给班长自己找一个帅哥。

班长白了我们两个一眼,说:“要不你们两个给我先配对了,顺便给我将要建立的速配团体做个广告,呵呵,郎才女貌。”

旁边的女生娇羞的打了一下班长低头吃饭。

班长突然问我:“你没去参加文学社吗?”

“嗯,没兴趣,我想参加一个运动团队。”我回答她。

我继续问她:“我们学校有游泳馆吗?”

“没有。”

我接着问:“有校游泳队吗?”

“没有。”

“那你知道最近的游泳馆在哪里吗”

“没有,啊……你刚问我说什么”她尴尬的看着我,眼角却瞟到了另一个方向,而且旁边的女同学眼睛的方向也和她的一致。我侧身望过去。谭×正和他们足球队的人坐在一起吃饭,全部穿着白色的球衣,因为是星期天,学校食堂吃饭的人不多,他们几个人成了所有人的焦点,谭×的21号尤为突出,上面占满了泥土,我侧过身来:“嘿,矜持点,坐好了。”

班长和那女同学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旁边的女同学突然问我:“徐Q,你和谭×一个宿舍?”

“嗯。”

“那你知道他有女朋友没?”她继续问。

班长突然望着我,又看看她,眼中一片疑惑,然后低头继续吃饭,我说:“不知道。”

谭×和他的球队已经从后面出了食堂,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没了胃口,心中有些莫名的烦躁,然后给班长打了个招呼,出了食堂,在小店上买了包烟,小店老板似乎还认识我:“你是哪个系的?”

“××系。”我回答他。

他接着说:“还不算很差。”

11

回到宿舍的时候,赵Z还在睡觉,没看到谭×人,刚坐到桌前准备玩电脑,谭×从洗手间走了出来,看样子刚冲完凉,头发湿漉漉的,穿了个短裤。他看到我愣了一下,轻声问我:“去哪里了?”

“随便逛了一下。”我回答他。

“我早上吃完早餐看到足球场上队长他们在练球,我也去了。”他对着镜子一边擦头发一边自言自语。

我对着电脑无聊的浏览着网页,突然,他扔过来一样东西刚好蒙在我头上,我抓下来一看,他的球衣,他一脸坏笑:“你答应过的要帮我洗衣服的哦。”

我把衣服扔桌子上,继续浏览网页,突然他走到我身后,搬过来一张凳子,坐在我身后,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小声问:“在看什么呢?”

“随便看看。”

“嗯……”他靠得更近了,然后终于是贴在了我的耳朵上:“早上的事情,对不起啊,那时候迷迷糊糊,以为自己做梦呢,不要生气了。”

“我没生气。”

“那你中午在食堂都不理我,还好队长他们在,不然我中午要饿肚子了,还有早上打你电话让你帮我把球衣拿到球场,结果你不在,我只好自己跑回宿舍了。”

我突然觉得释怀,于是在四分之一柱香的时间里,我做了一个决定并且马上付诸行动,我转过去,瞄了一眼床上的赵Z,然后抓住谭×的肩膀,快速的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并笑着说:“不许刷牙。”

他突然明白什么似的,狠狠的捏我的手臂,继而两人窃笑不已。

就这样,我们两人之间看似什么也没发生,继续着每天惬意的日子,只是我明白我的心里从此多了一个他。

12

每天除了上课,其他时间我都几乎都呆在图书馆,谭×一样,每天除了上课和训练其余时间也都和我一起呆在图书馆,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在报刊阅览室,或则两人坐在书架后看诸如《北回归线》之类的书。

转眼到了国庆,放假7天,加上星期六、星期天学校连续放假9天,很多学生在房间头一天就离开学校了,有回家的,有出去旅游的,还有打临时工的,我问寝室其他人要去哪里,陈A说去他亲戚那里,说他亲戚家有个小孩上初中,去帮忙补习。赵Z决定留在学校里玩游戏,我问谭×,他说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球队的人也都走的差不多了,没有训练。吃了晚饭后,学校显得格外冷清,很多宿舍的灯都没有开,我和谭×站在公告栏前看着小广告,突然眼里映入几个字“××温泉”,我对谭×说:“我们去××温泉玩吧”

“好啊!”看得出他很兴奋。

我打了联系人的电话,询问了路线和价格后,我们决定明天去温泉。

晚上,陆续收到朋友和同学的信息,无非都是问怎么过国庆,这时候谭×接了个电话后匆匆走了出去,等他回来的时候,他一脸抱歉的告诉我他明天不能去了,让我一个人去。当时我的心好痛,我回答他“好”,但是连我自己都能听出来,那个“好”字是多么的苍白无力,甚至带着一些颤抖。

当天晚上我们谁都没再说话,第二天一早,我很早起床,谭×还在睡觉,我悄悄的开了门,挎着头天晚上收好的包,走了出去,走到食堂外的洗手处,才开始漱口洗脸。

矜持

13

10月1日,祖国的生日,空气有些凉,天空一片蔚蓝,机电房前的木棉树上,火红的攀枝花开得一塌糊涂。坐在下面很久,起身,向车站跑去。

在车上的时候接到谭×的信息,问我到哪里了我回他:“我也不知道。”

2个小时后我到了目的地,因为太早的原因,人很少,把包放在寄存处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下水,水很热,阳光开始炙热起来,人也渐渐多了起来,我一直就这样坐着,望着透明的温泉,我的脑海里突然想到“同性恋”三个字,身体开始抽搐,我紧紧抓住毛巾,大口的喘气。第一个想到的是谭×,他亲我时候的样子,接着我想起小叶,我高中的女朋友,记得当时我在学校楼梯上吻她的时候,我居然很平静,以至于毕业的时候她问我:“我到底有没有爱过她?”我没有回答她。我又想起林在拉我手的时候,我居然会出汗。想了很多,直到工作人员走过来告诉我,我不能在里面呆太久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去冲凉的时候,竟然开始留意男人的身体,冒了一头冷汗。

接下来一直都躺在休息区,浑身无力的半醒着,直到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我接了,是班长,她问我去哪里玩了,我告诉她我在××温泉,她说她知道哪里有游泳池了,就在学校下面的三中,然后她说她要去西昌琼海,问我要不要去,我说不去了,然后她又问我是不是和谭×在一起,我说没有,她有些惊讶,然后说祝我玩得愉快之类的客气话就挂了电话。

回到市中心已经是晚上7点过了,我在建设银行下了车,街上很多人,我走到广场,那里在搞活动,人山人海,我坐到肯德基二楼,计划着我接下来的大学生活。越想越乱。

终于接到谭×的电话,问我回来没有,我说到市里了,他说让我早点回去,他有事情找我,我挂了电话,叫了出租车,直奔学校。在食堂门口下车后,我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宿舍,我以最快的速度想宿舍冲去。打开门那一霎那,我想象着他的样子。

他坐在电脑前,乐呵呵的看着我,我问:“赵Z呢?”他说他去网吧上网了,好像是网吧搞活动,送游戏点卡。他问我玩得怎么样,我说“还好”。

他笑着说:“怎么看你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被打劫了?”

我没有回答他。

接着我问:“你呢?去哪里玩了?”

他叫我过去电脑前,打开一张照片,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他问我:“怎么样?刚认识的哦。”

“很漂亮,哪个系的?”我的眼泪已经模糊了双眼。

他继续盯着照片:“我们系的啊,我踢球的时候她帮我们看东西,后来大家就熟悉了,昨天她打电话给我,要我今天陪她去玩,然后她说要做我女朋友,我们今天去了……”

接下来的话我一句也没听见,觉得心里好痛,继而空空的感觉,悲伤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眼泪终于不可抑止地流了下来。

14

接下来的几天假期,早上趁谭×没有起来我就都跑去三中游泳馆游泳,尽管水有些凉了,我还是直接跳下去,然后在水里呆到憋不住才冒起来,拼命的游,直到筋疲力尽,晚上去图书馆看书到关灯才回宿舍。赵Z每天仍旧玩他的游戏,偶尔和我一起出去吃饭,谭×有时候也和我们一起去,但是大多时候他是和他新女朋友在一起。

假期最后一天,同学陆陆续续都回到学校了,班长给我带了旅游纪念品,一酒瓶,说是彝族的酒,那瓶酒我到现在还溜着。顺便还带了个男人回来,她男朋友,旅游专业的。

过完国庆,我们要搬宿舍了,新的宿舍已经建起来了,因为是整体宿舍搬迁,所以我们四个还是在一个宿舍。最伤心的是赵Z,他又要花几天的时间重新搞他的电脑。新的宿舍离饭堂更近了,早上经常被吵醒,然后跑到最近的二食堂二楼吃早餐,然后听了三年的《我们可不可以不勇敢》。

我们的生活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谭×除了睡觉,每天几乎都和女朋友粘在一起,只是偶尔会和我们出去吃饭,他的衣服也有人帮他洗了,每天我们见面只是礼节上的问候,那一段时间,我努力的回避着他,每天很早起来去图书馆,接着去上课,中午回宿舍休息一会,到了下午图书馆开门又躲到书架后面看书,累了就坐在地上,记得有一天,我看太久的书,眼睛有些痛,转头望着窗外,阳光明媚,学校外,机场路已经开始铺油了。甚至有那么一刻我以为自己忘记了谭×这个人。

15

班长开始给我张罗女朋友,请了N顿饭,就是不见女孩子,我怀疑她是专门蹭饭的。到了后来她再说帮我找女朋友的时候,我直接告诉她:“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她追着问是谁?我不告诉她,她居然跑去问谭×,谭×见到我的时候也问我女朋友是谁,笑着要我请客。这样的结果是让我更加疏远谭×,我害怕面对他,我怕他下次问我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对他说“我喜欢你”。

那段时间我几乎是看到他就闪人,后来赵Z问我:“你们两个怎么了?”我才猛然惊醒——我都在干些什么?

那以后,我尽量去平衡和谭×关系,看得出来他和我接触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回到宿舍也不提他的女朋友了。我开始去学校图书馆上网,开始浏览一些关于“同性恋”的话题,渐渐的我明白了,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开始逃避,觉得自己卑微,甚至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惊出一身冷汗。常常盲目的问自己同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办?

直到今天我依然没有找到答案。

2004年元旦,我、谭×、赵Z、班长、班长男朋友秦哥、谭×女朋友小婷,一起在学校外面吃饭,那天不知道为什么谭×一个劲的敬酒,轮到我的时候,和我碰一下杯,一句话不说,直接喝酒。

小婷在旁边一个劲的劝谭×不要喝太多,班长却一个劲的劝他喝,说他重色轻友,这么长时间也不找她,他也不说话,一杯接着一杯。秦哥给我们给烟,我接过来,找不到打火机。谭×把手里点着的烟递给我,然后把我手上的烟含到嘴里。

16

那顿饭大家吃得还算开心,班长和她男朋友走后,谭×支走了小婷,赵Z和我扶着他回学校,到了篮球场的时候,他对赵Z说:“你先回去吧,我和徐Q有话要说。”赵Z走了后,他把我拉到一教旁的树林里,然后他坐在石椅上吸烟,我就这样看着他,然后他问我“你最近怎么了?”

我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喜欢的人是谁?”他继续问。

我仍旧没有回答,他笑着摸摸我的头:“怎么了,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在生我的气吗?”他继续问。

“没有啊。”我回答他。

“呵呵,终于说话了!”

他扔掉手上的烟头,站了起来,深深的吸口气然后转过身来,眼睛直直的看着我,紧紧抓着我的手臂,吓得我直往后,他抓得更紧,然后低声吼道:“你个王八蛋,你他妈的上次去温泉中邪了?回来后一句话不说,整天也不知道死哪里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刚张口想说话他突然松开手,擦了一下眼睛,声音有些颤抖:“我以为你只是一时的不高兴,谁知道你竟然几个月都不理我,我也不敢找你说话,我做错什么你可以跟我说啊,干什么一声不吭的。”到了后来几乎是在哭泣,而我早已经泪流满面。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坐着,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我已经睡觉了,没什么事。”然后挂了电话,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坐着,直到感觉到寒冷。

“对不起!”我小声对他说。

他没有回答,拿了一支烟点着,递给我,然后自己在点了一支,然后看看我说:“以后少抽点烟。”

突然他问我:“你喜欢谁?”

我没有回答他。

他突然笑着问我:“你没有喜欢的人是不是?”

我看着他说:“有。”

他眼睛里的光辉暗淡了下来,许久又才说:“能知道是谁吗?”

他问这话的时候我突然想扑过去抱住他,告诉他是你啊,我一直喜欢你啊。

可我没有。

他接着说:“以后不要这样了好不好?”他的语气几乎是在哀求。

我点头:“嗯。”

17

晚上回去的时候,赵Z不在宿舍应该是去网吧了,当时已经关灯了,宿舍里一片漆黑,我摸到阳台刷牙,刚刷完起身,突然被人紧紧的抱住,我没有推开,好久好久。那一夜我们两人睡在我的床上,就这样抱着,谁也没有再说话,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谭×正在刷牙,他回过头来看着我傻笑,然后说:“你真是属猪的啊,昨天睡那么死。”

我笑了笑回答他:“昨天喝多了。”

他坏坏的笑着走过来在我耳边嘀咕:“你的嘴可真软。”

我茫然的看着他,他推我一把说:“还不去刷牙,满嘴的酒味。”

然后两人去食堂吃早餐,因为放假学校人不多,吃早饭的时候他接到小婷的电话,他对着电话说:“我今天要去踢球,没空去啊。”

挂了电话后我问他:“你们今天和哪个系的比赛啊。”

他笑了笑:“现在放假,哪里会有人踢球啊。”

他喝完碗里的豆浆接着说:“走,今天带你去玩。”

“那小婷……哦,你想甩了她?”

他皱眉看着我:“去不去啊,啰嗦。”

到了学校门口,我们上了公交车,坐在最后一排,他说:“Q,你要好好陪陪我,几个月不理我。”

“不要这么叫我。”

他盯了我一会:“亲爱的?”

我装死靠在椅子上。

车窗外已经开始下起小雨来,我和谭×一人穿了件T恤,有点冷了,他偷偷抓住我的手,我能感觉到他手心里已经出汗了。

到了市中心,我问他:“我们干什么去?”

“跟我走就是了。”

到了商业街,我跟着他直接进了森马专卖店。他挑了两件黑色外套,递给我一件“穿上吧,嘴都紫了。”

他自己把另外一件穿了起来,付了钱后,他对了镜子看了看然后笑着对我说:“很帅吧?”

我推开他,站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嗯,的确很帅。”

我们坐车去了××寺,许愿的时候我对佛祖说:“愿他一生一世,平平安安。”

在寺庙外的走廊里有一段佛经故事:“一日,佛祖在路边看到一袋金子,刚好两个农夫走过来,佛祖说‘毒蛇’,两个农夫没有理会,捡了起来带回家,两人成了有钱人,官府的人觉得蹊跷,前去查问,农夫不敢隐瞒,官府的人本就心存贪念,于是没收了金子,将二人杖责四十,这是佛祖出现了,‘我已告诉你二人,此乃毒蛇也’,二人后悔不已。”

故事的启示是——人不可贪心。

回到市里已经是下午6点了。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小婷打电话过来谭×没接,我问他:“你不是真的打算和她分了吧?”

他没说话继续吃饭。

我就接着说:“你这人真是,占了人家的便宜,应该对人家负责。”

他瞪了我一眼:“闭嘴。”

18

回到学校已经快10点了,走到女生宿舍的时候,谭×让我先回去。心里有点失落,回到宿舍,赵Z正准备出去上网,我说他:“白天睡觉,晚上上网,你不打算毕业了!”

他叼着烟回答:“这不才大一吗?对了,是不是假期后有英语过级考试?”

“嗯,还有计算机过级考试。”

“帮我报一下名,考试通知我一下。”

“陈A呢,他不要报考吗?”

“那小子现在差不多都住他亲戚家去了,你明天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了。”说完就走了出去。

我刷了牙后躺在床上看杂志,不一会宿舍关灯了,谭×还没回来,到了12点的时候他仍旧没回来,我心里有些焦急,带着点心痛,坐起来在赵Z的桌上找了支烟,刚抽两口就觉得头好晕,一支烟抽完,就觉得整个床都在转,怎么会这样,以前都不会的?我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没有力气,感觉有东西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我努力在黑暗中挣扎,我想摆脱黑暗的禁锢,我要呼吸,“啊……”我大声叫喊。终于我坐了起来,大口喘气,浑身是汗,看看时间已经凌晨2点过了,我的心也渐渐凉了下来,望着谭×的空床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开门的声音,睁开眼睛借着窗户透进来的灯光,看到谭×坐在我床上,我伸手去拉他,他脱掉衣服和长裤钻进我的被窝,紧紧的抱着我,他身上好凉,我感觉到他胸口在剧烈的起伏,他的呼出的气窜进我的鼻孔,我开始燥热,下身已经有了反映,我尽量控制自己颤抖的呼吸,双手轻轻贴在他的后背。我看到他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他突然翻身把我压在床上,把身上的被子掀掉,重重的把头埋到我的胸口,我浑身开始轻微的颤抖,抓紧他的肩膀,使劲把他压倒在下面,终于我吻了下去,他嘴里香烟的味道在我嘴里不停的探寻着相同的气息,两人在床上不停的翻滚着,我吻遍了他身体每一寸肌肤,摩挲着他的欲望,终于当他所有的激情释放在我小腹上的时候,他在我耳边低吼:“你个王八蛋,我恨你。”我的心迅速沉到了谷底。他一声不吭地回到自己的床上,我麻木的走到洗手间,水龙头里冰冷的水让我不住的磕牙。

第二天头疼得厉害,起来的时候没有看到谭×,穿衣服的时候看到昨天他买的那件外套,我把衣服放在他床上,然后去食堂吃早饭,我去了图书馆,人很少,头还是很痛,我安静的趴在桌子上,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未完待续...

欢迎继续守候接下来的推文

投稿通道开启

欢迎宝贝们投稿,分享自己的故事,于分享者而言,这不仅是一种成全,一份交代,一次成长,更是向万千好基友传播爱与希望,意义难得!

投稿请联系,小伴的备注:投稿

看了又看

表哥结婚那天,全市的gay都来了!

男友发裸照给别人,要原谅吗?

我和体育老师:没羞没臊做了很多事

男友在弥留之际,让我找个好女孩结婚!

更多巨好看的同志内容↓

上一篇:昔年八月十五夜 中秋节 | 吟诗(词)赏月下一篇:无性婚姻多可怕 吴彦祖Lisa:好难得,无性婚姻都能这么快乐

热门tag